微博矩陣

微信矩陣

移動版

智能問答

返回頂部

圖片新聞
榆陽區打造基層社會治理集成創新“升級版”
發布時間:2020-04-01 08:52 來源: 榆林日報 呂晶 張利平 高忠平

       家住三官會下巷的居民陳麗珍,對榆陽區新明樓街道辦事處三官會社區的管理模式贊不絕口:“春節期間,我們夫婦回了一趟福建老家,返榆之前與網格員溝通好了返程事宜,他為我們考慮得非常周到,開車到機場將我們接回家進行安置隔離,每天給我們測量體溫,代買蔬菜和生活用品,讓我們順利渡過了隔離期。”只要是居民反映的事情和遇到的困難,三官會社區都會列出清單逐項進行解決,讓居民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倍增。

       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,榆陽區在多年實踐中探索推出的“街長制”“小區+物業”聯合黨支部、“網格樹”“三治議事小屋”“三官一律進社區”“農民夜校”等基層社會治理的“榆陽模式”,經受住了風險考驗,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       這些成績得益于榆陽區堅持創新基層社會治理,率先學習推廣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,全域啟動實施全科網格建設,統籌推進基層社會治理與黨建工作、平安創建、文明實踐等重點工作互促共融。

       今年,榆陽區結合疫情防控,以創建全國社區治理和服務創新實驗區、全國鄉村治理體系建設試點示范區為抓手,以改革創新、系統集成、協同實施為基本方式,用一年時間強基礎、補短板、抓改革、建機制,統籌抓好基本思路、組織體系、治理機制、創新實踐、智慧系統、隊伍力量六大改革集成創新,努力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榆陽、法治榆陽。

       1、構建“大治理”格局——

       各領域重點工作形成有機統一的結合體

       榆陽區統籌基層黨建、治安綜治、公共服務、精神文明建設等各領域重點工作,形成有機統一的結合體。在鄉村基層治理方面,運用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成果,建立鄉村治理與經濟社會協同發展機制,不斷完善鄉村治理體系,改進基層治理方式,推動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“三治融合”。

       “去年以來,我鎮成立了鄉村‘三治’議事委員會,設立了‘三治’議事小屋,按照‘成立一個組織機構、組建一支議事隊伍、劃定一定議事范圍、編織一張全網格大網、制定一套議事流程、形成一份議事意見’‘六個一’工作法,拉進了政府及各企事業單位與群眾的距離,有效解決了農村各類矛盾糾紛。”魚河鎮黨委書記賀志軍如是說。

       在城市基層治理方面,榆陽區學習借鑒和創新發展“街道吹哨、部門報到”等經驗,著力構建共駐共建、共治共享的區域化“大治理”格局,把“網格化治理、精細化服務、區域化統籌、信息化支撐、規范化提升”的“五化同步”路徑,全面運用于城鄉基層社會治理實踐。

       三官會社區黨支部書記李小玲介紹:“三官會社區運用信息化手段,探索出‘線上解民情、線下惠民生’雙線并行互動服務機制,利用社區治理服務信息平臺和網格內部微信群,線上及時掌握社區問題和居民需求,線下有針對性地解決問題、提供服務。”

       2、發揮基層主體作用——

       實現黨的領導、黨的工作、黨的組織作用在各領域有效覆蓋

       榆陽區加強對基層組織陣地建設、隊伍建設、工作方法的指導,充分發揮村、社區黨組織重要作用,健全村級重要事項、重大問題由村黨組織研究討論機制,實現黨的領導、黨的工作、黨的組織作用在各領域有效覆蓋。同時,全力推進業委會、物業服務企業黨的組織和黨的工作全覆蓋,真正解決“社區管不住小區”的問題。

       該區將區級部門的經濟發展、社會治理、市場監管、民生保障等職能權限下沉鄉鎮、街道,賦予鄉鎮街道更多的管理權和主導權;理順權責關系,實行鄉鎮村組、街道社區治理服務事項清單管理,清單之外不增加額外負擔,讓基層能集中精力抓黨建、促發展、強治理、優服務;充分發揮“三社聯動”、社區矯正、溯源治理、文明實踐,及群團組織、各類專業協會的社會治理功能。

       “我們整合動員了思想覺悟較高的老黨員,退休老教師、老干部、退伍軍人、道路管護員、養老保險代辦員、志愿者等充實為網格員,參與村社會治理,并建立健全了學習培訓、聯系群眾、日志記錄、工作例會、評議考核五項制度,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新模式。”牛家梁鎮常樂堡村黨支部書記李雙偉說。

       3、多網融合多元共治——

       網格清單管理實現“人在網中走、事在格中辦”

       榆陽區全面推行全科網格清單管理,將黨建、宣傳、綜治、維穩等各項工作納入一張網,配齊網格力量、推行閉環工作流程,真正實現“人在網中走、事在格中辦”。同時,將屬地單位的治理資源和力量統籌起來,共同解決群眾公共服務、社會治安聯防、矛盾糾紛化解等問題。

       榆陽區立足全區基層社會治理大局,深化與華為集團等一流企業的戰略合作,樹立“一網覆蓋、多網融合”理念;率先搭建全區基層社會治理綜合信息平臺;搭建統一規范的網格化治理信息平臺,實現多網融合,實現一個平臺“全域覆蓋、全網共享、全時可用、全程可控”。

       “我和老伴都70多歲了,子女不在身邊,每天飲食起居都由社區網格員照料,還定期給我們打掃衛生、洗衣服。”駝峰路街道辦事處望湖路社區居民徐良善和老伴說起網格員的細心,激動不已。

       新明樓街道辦黨工委書記張玉軍說,新明樓街道將各種服務力量下沉網格,把涉及社區治理與服務群眾的所有要素整合細化,并納入三級全科網格,做到需求在網格征集、資源在網格整合、問題在網格解決,形成一網融合,全域覆蓋、全員聯動的網格治理體系。

       望湖路社區黨支部書記高鵬介紹,望湖路社區三維全科網格化治理將居民小組、社區協管、創建、警務、醫療、物業、志愿服務等21類人員全部下沉到網格,并通過引進培育社會組織、建立院落辦公室、組建紅袖章志愿者巡邏隊等方式,吸收各類團體組織、熱心人士、老黨員、志愿者等參與社區服務,做到群眾服務工作橫向到邊、縱向到底、網不漏院、院不漏戶、戶不漏人。

       榆陽區通過“社區+商區+小區”三區聯動的社會治理模式,建立健全村規民約和監督獎懲機制,統籌推進自治、德治、法治“三治融合”;結合10萬農民教育培訓,強化“七五”普法宣傳,以案說法、教育群眾,為鄉鎮、街道及基層組織配備法律顧問,引導群眾自覺運用法治思維解決問題;利用新時代文明實踐活動和“美麗鄉村、文明家園”創建工作,讓各項載體真正發揮作用,構建充滿正能量的新村風、新民風、新家風。

       4、提高矛盾糾紛治理能力——

       從源頭上建立提前預防、平穩疏導、有效化解機制

       榆陽區持續創新發展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,探索多元化解矛盾糾紛機制,從源頭上建立提前預防、平穩疏導、有效化解機制。同時,健全基層矛盾糾紛排查調處體系,把民間調解能手、新鄉賢、老黨員、老教師動員起來,建立更多的專業性人民調解組織,將矛盾和隱患解決在萌芽狀態。

       補浪河鄉史更新工作室主要開展矛盾糾紛調解、法律援助、安置幫教、社區矯正等,對糾紛當事人進行說服規勸,促其彼此互諒互讓,在自主自愿情況下,達成協議,消除紛爭,從源頭上預防各類矛盾糾紛。

       榆陽區以“雪亮工程”建設全域覆蓋為重點,全面推進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,構建人防、物防、技防、心防深度融合的社會治安防控體系。

       麻黃梁鎮鎮長紀懷雄說:“近年來,我鎮累計投入資金400多萬元,完善了全鎮技防監控系統,基本實現村組重要路口視頻監控全覆蓋。通過建立交通勸導站、警務室,組建‘紅袖標’巡防隊,全鎮人防、物防、技防水平進一步提升。”

       此外,榆陽區在城郊村、園區礦區集中搬遷安置村、集鎮所在村,有序推進“村改社區”建設,逐步健全現代鄉村治理機制。今年,將重點建設牛家梁鎮什拉灘村、金雞灘鎮白舍牛灘村、古塔鎮黃家圪嶗村等5個新型農村社區,打造基礎設施完善、服務功能齊全、人居環境凈美、集體經濟繁榮的新型農村社區示范樣板。

       5、凝聚多方治理合力——

       形成基層治理人人參與、人人盡責的良好局面

       榆陽區增強鄉鎮、街道基層干部隊伍、基層站所、轄區單位和村組、社區干部的治理合力,不斷充實基層工作力量,加強基層干部隊伍建設,實行同崗同酬、以崗定薪、實績考核、獎優罰劣的管理機制,充分調動一線隊伍的工作積極性。

       大河塔鎮采取煤礦企業非公黨組織與村級黨組織雙向互進、穿插任職的方式,構建起鎮、村、礦統籌的基層黨建新格局。同時,鎮政府組織轄區煤礦企業與各村結對幫扶,推進了產業發展,治理了鄉村環境,搞好了村礦關系,化解了矛盾糾紛。

       榆陽區還積極開展形式多樣的社區鄰里文化活動,有效激發社區居民參與自治的創新活力,通過行之有效的措施,統籌轄區單位和社會各方力量,推進共駐共建、共治共享,形成基層治理人人參與、人人盡責的良好局面。

       在疫情防控時期,金陽社區建立了以社區黨組織為核心,居民委員會、網格黨小組、黨員中心戶、物業企業共同參與小區治理的模式,使得各網格開展疫情防控排查工作效率迅速提升。  

網站地圖 意見建議 關于我們 公開審查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
榆林市人民政府主辦 市政府辦公室承辦 市政務信息化辦公室建設管理

網站標識碼:6108000003 陜ICP備06001574號 陜公網安備 61080202000190號

辦公地址:陜西省榆陽區青山東路1號 聯系電話:0912-3893665

排列3官网-体育彩票管理中心